日b和肛交视频海报剧照

日b和肛交视频完结

日b和肛交视频

  • 张明明 丽贝卡·弗格森 ClaraVoda 彼得·马克·肯德尔 关智一 
  • 乔·庄斯顿 

  • 喜剧 欧美剧 欧美 

    英国 

    英语 

  • 30

    1981 

@《日b和肛交视频》同主演作品

@《日b和肛交视频》相关问题

少林寺传奇第二部元彪主演的那部 有一个大王 把自己的妃子杀了给大臣们尝 是哪一集啊

有啊翔凤掠情续集《燃情》【试阅】燃情(翔凤掠情续集) 《燃情》文案: 一年之前,身为新科状元的卫无攸,在一夕之间成了帝王禁脔。 隐忍压抑、屈意承欢,只求一日终得厌弃,却未料竟换来那人一句永不放手与真心索求。 即便款款柔情撩动人心,但既有强逼屈辱在前,又怎能忘却一切,心甘情愿? 一者唯我独尊的帝王情爱,一者不愿再屈折的自尊清傲,要怎么两相得偕? 「无攸,你为何不懂得?」 「我不懂得,难道,你便真的懂?」 或者他们都不懂,究竟该如何,才能算是真正的情爱…… ===试阅请入,但是看完请不要丢鸡蛋=== 楔 承天六年 三月 皇苑曲昜殿 偌大的宫殿之中,一身着明黄盘领窄袖袍的男子站在桌前,面色冷冰肃然,双目隐含怒火地瞪视着眼前看似卑微跪地,却挺直腰板与自己对峙不让的人。 周遭安静得仿似针落亦能听闻,数名宫女太监跪了一地,各个低伏着头瑟瑟发抖,并屏气凝神得连大声呼吸都不敢。 「你,再说一次。」 彷佛从齿间迸出的低沉冷怒声音,令着伏跪于地的众人均是一颤,唯有被男子所冷怒注视的另一人不但无畏于那凌厉目光,反更似是想与之对抗般的略吸口气,更加挺直削瘦身子。 男子清秀面容上的一双凤眸虽略带红痕,却依旧清冷明亮,不避不让地看着眼前人清晰开口: 「臣,别无它求,只愿挂冠致……」 「够了!!」一声怒喝,男子袖袍一挥,桌上杯盏顿时便飞散落地成了碎片。 此番发怒,令数名宫人均是惊恐不已,将头更低得几乎贴地,身躯也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胸口重重起伏数次之后,黄袍男子跨上前一步,似是想将眼前人剥开看得更清楚般的凌厉目光对上那一双仍是没有动摇的凤眸时,终像是被浇了头冷水而明白过来般的笑了一声。 「哈……你──好,很好……。」从齿间迸出的压低声音,似笑又似怒,「原来过了这些日子,到了如今,你仍是如此──仍是如此!」 听了那愤恨中又彷若带着些许伤心的话语,跪在地上的人身躯略为一绷紧,唇角紧抿后仍强自挺直着身子定定地看着眼前人,惟有袖中的手透露情绪地悄然紧握。 「你始终,就只有这话对我么?无攸……」 再度开口的怆然话语,彷佛是在寻求最后一丝寄望与回应,却只得到沉默相对。 见他不说话,男子眼眸紧紧一闭,须臾睁眼已然敛下汹涌怒意情绪,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人。 最终,他终于狠狠地一咬牙,别过头开了口: 「你走……朕──不要你了。」 纠缠许久终于出口的放手,令跪于地上之人身躯一震,低垂的一双眸子紧闭片刻,终于不徐不缓地清晰说道: 「臣,谢主隆恩。」 一句话,使得黄袍之人一震,负于身后的拳头紧握成拳;而那清秀男子却仍是直起了身,再不多抬眼多望地稳着步伐错身而去,独留那孤傲身影,昂然笔挺的立在偌大宫殿之内。 寂静之中,只有一片昏黄的暮色悄然从窗外透入,映在那身明黄衣衫上。 第一章 承天五年 六月 南京城定王府 静默,彷若无止无尽的,笼罩了一室。 床沿之处,他以修长手指,轻轻滑过床上那人的紧闭眼眸;指腹顺着苍白脸颊缓缓地,就像是要擦去那残存的泪痕般温存。 见床上的人没回应,床畔男子那俊美中透着犀利的眉目顿时锁紧,半晌后,却仍是情不自禁地俯下身,以唇轻触着床上人儿的侧脸。 「……别碰我。」床上的人冷冷地道,一双细冽凤眸张开,漾出的是丝毫不带感情的清艳光芒。 「无攸,别拿自个儿身体赌气。」男子锁着眉间,按捺着气,「你一整日没有进食,人怎受得住?」 床上的人没有回答,一径地以背对来拒绝;而那床畔的俊美男子眸光微怒,却又隐忍般的敛了下去。 他堂堂帝王之尊,何曾如此低声下气过!?但从何时起,面对眼前这青年的时候,竟尔一再地忍让起来。 初见卫无攸,是在一年之前,那宴见新科进士的殿堂上。 这相貌平凡清秀,却有着一双单纯而清艳丹凤眼眸的青年,让他立时惊艳于心;于是那一夜,他无视于他的意愿掠夺了他,并以轻柔言语相胁,令他明白他是无从反对这份恩宠。 从那之后,卫无攸成了他的新宠,任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这青年万分的顺从自己,柔顺听从他的一切命令,便连一言一笑,犊诳谄在他的掌握之中。 在床第之间,那躯体虽总有几分僵硬,但一旦燃起情欲时,那双凤眸流露的挣扎与无措神色总是那般动人,让人无法自持。 其中更令凤翾感到欣喜的是,卫无攸那双始终清澄,未曾因为宠爱而变得谄媚、污秽的眼。 他始终那般干净,即便在情欲翻覆之间,却依然能带着不沾点污的洁净之感。 凤翾自幼便受宠至极,无论多么华丽精致、奢侈昂贵之物都能随手取得,然而平素却厌恶过度装饰的一切,更对那些极力打扮、以各种香粉胭脂装饰自己的妃嫔容易失去耐性。 也所以,他过往的宠幸之中不乏有不做脂粉装饰的清秀男子,诸如貌美婉约的伶人、清秀婉约的宫人,却也都维持不久便失去兴趣。 卫无攸的出现,不但令他初次对自己的臣子出手,更甚而随着时日渐进,生出要牢牢紧抓着他不放的欲望。 便在这股感受日益炽烈,逐渐清楚明白之后,他才明白到这一年卫无攸那安静而无求的顺从举止背后,一直掩盖着对自己的强逼的憎恨。 一年余了,即使触遍他身躯的每一处,他却不曾真正地依顺过自己。 直到明白他的憎恨与压抑有多么难解,凤翾才发觉自己要的已然不是他表面的顺从,不是只要他能屈于自己身下便好。 他想得到的,是完整的卫无攸。 可如今撕破那层顺从假面之后,该如何才能让他消弥去那份恨意,却让凤翾竟尔有了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感受。 为何,偏就是想要他?为何至此宁可这般隐忍脾性也不想放手? 想得烦躁起来,凤翾终于是带着些许不耐地蹙眉沉声:「而今朕已是真切待你,你又何必始终记恨过去呢?无攸。」 一句话说出,竟带了些自己都不明白的许烦闷与无奈。 「……若然立场交换,你能忘却?」卫无攸终于开口,却是声音冰冷。 被如此反问的凤翾,只能一时无语。 他明白,若今日两人立场相反,自己定然与卫无攸一般无法忘记,然而他却想要对方将那些事情放开。 虽时而气恼起来,便想问为何他便不能与其它人一般视他的恩宠为幸,安份留在自己身边便好,然也明白若如此,便不是真正的卫无攸。 即便在拆破了卫无攸那层冷静平淡假面之时,以强硬的姿态压制他,表示即便他恨自己也不可能放手,却并不是真的不在乎他如今模样。 即便囚夺了身躯,但不但得不到心,却彷佛连这一点碰触都不得了。 究竟该怎么做,才能真正拥有他? 但是除了赏赐、除了高官厚禄,还能予他什么?难不成真要他这一帝王之尊拉下尊严去恳求,低声下气说出求他原谅? 除去面对先皇与太后,他从未对任何人有过道歉,更别提后悔,此生也从不为做过了的事情道歉,而今又怎可能去向一个臣子屈膝? 明知放手最好,身为一个君主,他不该如此对他执着。 执着,究竟是为了过往的记忆,还是为了眼前人,他没能去分辨。只知无法让他离开自己的手里,无法忍受被那双眼眸所弃。 他不会容忍自己想要的,一而再,无视转身。 沉默无语间,他伸出手臂,紧紧搂住了背对自己的人;卫无攸挣扎不脱,只能身躯僵硬的被他圈入怀里。 床榻上的两人,侧着的身躯紧紧相贴,不留一丝缝隙。 「无攸……」凤翾将脸埋在他颈边,如窒息般低语:「无论如何,朕……绝对不放开你。」 冗长的沉默,悄然在床榻间蔓延开来,逼得人几乎无法呼吸。  南京,盛京。 前朝的繁华之地,依旧留有它的华秀美景,以及磅礴气势。 本来一个月的出行,凤翾就是存着闲游之心,并未真的打算做些什么事来;然而卫无攸近日与他僵持的情状也使他对于出游了无心思,只成日留在定王府,偶与龙翱谈论些南直隶政事。 另一份心思,则彻底的放在已有几日不肯面对自己开口的倔强人儿身上。 一年过了,却至今才明白了那人究竟有多么固执,若非他以服侍不周的理由欲惩罚采悦,恐怕卫无攸早连进食都不肯。 想起前几日卫无攸所说言语,凤翾亦明白若再以他亲友相胁只会令两人情况更坏,然而却亦不知究竟要如何才能令他顺服。 眼看着一个月将过,应允睿皓的回京之日将近,凤翾神情也似无法自若如常,时而便是冷然烦怒得连一丝虚应笑容也懒得予人,是以整个定王府除龙翱外,竟是无人敢靠近他一些。 此时,在王府一处幽静偏厅的主位上,凤翾几分慵懒地以指撑额,一双眸子浏览着龙翱递上的文卷。 虽偶有询问,神情却有些许心不在焉。 如此两方几次问答后,定王龙翱方才开口问道:「郭稕等人之事,依皇上意思该如何处置?」 听他这一问,凤翾方才抬起眼来,漫不经心似的放下文卷说道:「你既已查清罪证便就直接押下处置,又何须多问?」 龙翱做事素来沉稳且明白,自己来此处也本就是一时兴起,并非是要在这事插上一手。 这话却让龙翱略为皱眉。此事本就牵连甚广,甚至京里有些官员也涉及,若非须等凤翾亲政稳定以及麒羽将西北稳下,又何必从替先皇南下查访便按捺至今? 而今一句直接办了,难道当真不会引起喧然大波? 「但郭稕是太后家里出来的人,且以他目前官阶,依规矩需得与大理寺三方会审,可若然直接将他们送入京城,京里那些人……」龙翱略为苦笑,并未再继续说下去。 若将一干人押解至京城,怕是太后与几个有干连的京里官员底下施手,或者杀几个无干紧要的底下人便了了这桩案子,郭稕本人怕是成纵虎归山,白费了这几年的隐忍与暗查工夫。 「那么便不需进京,于此解决便是。」凤翾优美唇角微勾,神情似是温和柔善,可眸中却有几分冰冷之色,「河工乃天下大事,先帝在位时便已数度叮咛朕『治水如治天下』,若非当时先帝病重,又岂能让他们坐大至今?且莫说太后这些年潜心修佛,早不管事,便单说郭稕这样一个忘恩负义的奴才,谁都明白该如何处置才是正理。至于京里那些蛇鼠虫蚁么?自有睿王处置,出不了乱子。」 龙翱怔了怔,随即点头。 曾是凤翾竞争储位上最大敌手,他自然明白凤翾能说此话便是有了十足把握,更说不定早以筹谋完备,只待他这东风到来。 只是如此看来,凤翾虽从未问过他对郭稕查办得如何,也看似并未在意,但自己所做的一切却依然未曾逃过他的眼去。 究竟凤翾是信自己抑或不信,始终让人难以捉摸清楚。 龙翱暗自思想一番,才又开口问道:「那么,皇上是否先行下旨,好着应天府办理。」 凤翾却摇了头,笑道:「若然一次便招数用尽,倒趁了某些人的心思了。」 他说着半展折扇把弄,一边不经心似的淡淡说道:「就先由应天府尹出面,你隐约露些面,使力道逼上一阵,看郭稕作何反应。若他仍负嵎顽抗,自能得知他尚有其它后路,也或者还有人在他背后使力,之后再办了他不迟。况且若能将党羽一连株尽,别说是下旨,就是朕便亲去办了他又有何妨?」 一听凤翾竟有意思要亲办,龙翱不由怔了怔。 凤翾离京至今已有二十余日,而郭稕之事即便再快,也至少得近一个多月时日方得解决。身为君王私下出行却又延宕归期,那几位大臣还不抓住机会,趁此大加挞伐吗? 「睿王有信来,着臣提醒皇上国事要紧,莫忘归期。」 即使知道以此人性情决定后的事情就难被劝改,龙翱仍是出声提醒。 而果真凤翾一听此事,只是皱眉将折扇放下,摆手便几分不耐地说道:「睿翌也真是啰唆,朕还不清楚轻重缓急么?那些京里来的急件,不也都没落下?」 「话虽如此,但国君私下离京,仍不可过长为是。」身为凤翾唯一的兄长,龙翱说起此话,倒有了几分训诫的意思。 见龙翱那道貌岸然的模样,凤翾眼眸略眯了眯后,却是似笑非笑地道:「你说起此话的模样,倒与先帝甚是相似。」 此话令龙翱皱起了眉,有几分捉摸不清他何出此言。 他清楚凤翾生性多疑,从不轻易信人,一言一行更是多做谋算;此时说出这番话,总让人不禁揣想他是否又在试探些什么。 「前几日后院见着的,应就是当年你带入京的那孩子吧?」见着他神色几分防备,凤翾却彷佛是闲话家常般的温和问道:「怎么如今一见却是那般瘦弱模样,莫不是那时的病症始终未好全?」 一听他竟无端问起齐怀雪,龙翱眉头更是紧锁了几分。 以凤翾之能耐,又岂可能对怀雪一无所知?又何必对这一个举无轻重的平民这么关心垂询起来? 他心中有几分忐忑犹豫,面上仍作沉稳姿态回答:「多谢皇上关心,他是娘胎里带来的病根,这两年已算是好上许多。」 他虽不畏惧凤翾对自己如何,然而一旦牵扯到心爱之人,仍不能不多想些许。 「你也不必多想,朕如此问,只不过好奇一事。」凤翾忽地展颜一笑,端如珠玉生辉、华贵无双,「看你这几年定王爷做得安稳泰然,难道便不曾有任何一时后悔过当时决定?」 当年齐怀雪的一场重病,让龙翱为了求药于他面前下跪,认了那君臣分际,同时也弃了争夺帝位之心。 多年来不相上下的敌手竟因一个孱弱少年而放弃与他竞争,让凤翾惊讶之余又有几分恼怒,但饶是如此,他却也大度地不曾多作为难便去向帝后讨了药来,挽救了齐怀雪一条性命。 而如今见龙翱在自己面前执守臣子之礼,他不禁有了这样的疑问:难道一个坐拥天下的帝位,竟不如那一个彷佛风吹便倒的少年重要? 龙翱未料到他竟是要问这个,略想了想便道:「时至今日,哪有什么后悔不后悔的呢?若无怀雪在,世上一切之于我,又有什么太大意义。」 「喔?」凤翾轻哼一声,倒露出些不以为然,「不过一个平平无奇、随处可见的少年,便就那么重要?」 他便看不出来那少年有什么牵系人心的独特地方,值得龙翱用那帝位去换。 听他这近乎贬抑的评语,龙翱倒也不动气,只是淡淡的道:「怀雪自然有其独特之处,于我而言,更是世上任何事物都无可取代。」他说着顿了顿,又看向凤翾,「那卫无攸之于皇上,不也是一样么?」 一听此话,凤翾面上笑容顿时稍敛,一双眸子更是在龙翱面上停了好半晌,直到确认龙翱眼色中没掺杂半丝他意才转开眼去。 他并不以为那齐怀雪有何处能比上卫无攸,但更不以为自己会为了卫无攸而做出龙翱一般的事情来。 但如今对他一再让步,竟尔获不得半丝温柔响应,又该如何才能扭转局面? 见他神色似有些许烦躁,龙翱思忖好片刻,终于问道:「恕臣问一句:皇上对那卫无攸究竟是如何想的?」 一句询问出口,俨然是以兄长而非臣子的口吻。 他当然知道这两人是如何开始纠缠,宫里发生的事情或者瞒得过臣民,但瞒不过他们这些皇子。 若问私谊,他与凤翾素无交情,并不需要多作关心;他也明白,身为臣子,他除不该询问君上私事,更不该对凤翾这一份执念报以任何赞同。 毕竟身为一个君王,凤翾也明白以自己的身分、地位与责任,他不该亦不能去迷恋上一个男子。 然而龙翱除了身为兄长的义务外,身上还背负有当年先皇交予他期望。 「为何这么问?」凤翾嘴角勾起的笑依旧俊美邪佞,然那虽慵懒的姿态却掩不住几分浮躁。 若是平日,他早已不悦避开这样的私人问题,然现在他却有些想听取一些外人的建议。 他以为自己可以有耐心,慢慢地与卫无攸磨着,然而却发现自己时而无法忍受被他一再拒绝。 堂堂天子,他何曾受过这样对待?且又因明白不可再施以强硬手段,而不能对卫无攸如何。 「我是问,你爱他么?」龙翱不再使用敬语,而是直截了当的问。 凤翾身躯震动了下,笑凝在唇边。 「先帝曾说,你不懂如何爱人。」龙翱又道,话语中带了几分叹息。 若非如此,当年父亲又何需因为担心最心爱的孩子日后在情路上会有的波折,而期望他这个兄长能够帮上些许? 「不懂爱人?」他嘴角再度扬起的笑,竟似带了些许讥讽。 父皇说的么?呵……父皇又真懂什么情爱? 他的妃子如此多人,即便口口声声说最爱的是他那远离尘世的娘亲,对自己宠爱有加,还不是仍子女成群、妃嫔满苑? 他便就不明白,身为世上权荣至尊的帝王,偏怎么就要让自己口中深爱之人离去,而不是将她留在身边?难道两地永绝、一生不见,这便是情爱了? 若然换做自己,无论如何便都要将所要的人掌握在自己身边,而不是眼睁睁看着那人转身离去。 「或者,你只是要他的屈从,并不是要他的情爱与真心?」龙翱说着,目光带上了几分犀利,「若只是想要他屈从,那么逼迫他屈服的手段比比皆是,又何必在这儿感到心烦?」 若非这几日亲眼所见,他怎会知道凤翾竟是对情爱如此笨拙的一人?他仅仅是以自己所知道的宠爱方法去对待那卫无攸,且明明一再遭受拒绝,却又没有任何变通。 然而那卫无攸竟也是十分固执的性子,即便凤翾这般眷宠对待、甚至放低身段哄劝,却是半分软化迹象也没有。 心知若非凤翾当初错用方式,事情也不至于到此地步,可偏偏凤翾性子那般高傲,他身为臣子也不好真的去驳了君主的面子。 望着始终不做回答却眉头紧锁的凤翾,龙翱终于喟了一声:「可你应明白,若是巧取豪夺、逼迫压抑,就算令他屈服,却更永远得不到他的真心相待。」 这句话,切中要害的令凤翾震动了下。 他确实想要卫无攸的真心,那么也代表着想要他的情爱吧? 但,他做得不对么?他只是想留住他,所以从不吝于赏赐,不吝于呵宠……他甚至能以从未有过的退让,放低身段耐心去哄。 能给的都给了,然而卫无攸却不要那些,甚至说全都要还给他。 「朕对他已然十分恩眷,难道还不足够?」片刻后,凤翾终于说道。 他已给了无攸从未给过任何人的底限,若说这般不对,那正确的又是如何? 「恩眷……?」龙翱闻言,不由苦笑了下,「你如此说法,难道只是将他当做了后宫宠妃吗?就这几日所见,我已知他非是注重这些事情之人,难道与他相处更久的你会不懂?你更莫忘了他身为男子,出身京城首富之家更是堂堂状元郎,他要的,岂会是你这样的『恩眷』?」 这便是问题的所在吧?凤翾即使再怎样觉得特别,却始终未曾将卫无攸视做与自己有同样地位的人来看待。 虽然凤翾所做的事情以他的身分来说是合理,可被强求的卫无攸却也无理由被如此对待;然而说要完全平等的对待一人,莫说凤翾,连他们这几个娇生惯养的皇子也是极难做到。 他们个个自小高人一等,虽被教导体恤下属却从未与他们有过对等,更何况是被父皇万般宠爱的凤翾。 但即使如此,向来情薄的凤翾动了真情,却是不争的事实。 否则,又怎会如此失却了冷静,焦躁起来?若在寻常,他应更能够用缜密的心思盘算,来攫取人心才是。 凤翾蹙眉而抿紧唇角,倏地起身踱了两步方才沉声道:「官禄、赏赐,朕处处都不曾待薄于他,对他的关注与宠爱更甚任何人!如此他都不要,那什么才会是他要的?」 龙翱暗叹着摇了摇头。便就是这样的态度,才会出了差错吧? 凤翾虽善于摆弄人心人性,对臣子们更是懂恩威并施,甚至分别投其所好利之以拘之,然而他本身对于情感却似甚是凉薄,身边服侍的宫人除春茗外竟无长久,嫔妃受宠失宠更不过是朝夕之事。 相较起来,对卫无攸这份心思,确实已经是份外特别了。 只是若论情爱,却仍远远不足。 或者是因为凤翾太惯于心机算计,便是连情爱之事,竟都以利益得失、权位轻重来衡量了。 「官位、赏赐都仅仅是外物,归根究底仍是看你如何待他。」他说着顿了顿,缓和而耐心的继续说道:「你可曾想过多尊重于他,不逼迫他做不愿之事,不以君臣尊卑对待他呢?」 「为何不能?朕,本就是他的君主。」他不悦似的道,那股与生俱来的高傲与君主意识再度抬头,点醒他不愿低头的自尊。 向来只有人讨好于他,难道就因为所谓情爱,便得这般退让讨好卫无攸?更何况,目前这样的退让,难道还不足够? 「既然他于你而言不同于他人,自然不能用对他人的方式对待。」龙翱依然没有不耐,只是沉稳陈述着:「试想,当你拿对待嫔妃的态度待他时,他做何反应?若能让他有所响应,即便是更放下身段再多退让一些,难道便不值得了么?」 凤翾心中忽而一动,略为蹙每诳诳诳邝,负着手沉吟不语。 若真更加的放软态度,能令他有所响应么……? 「若不能真诚真心相待,不将他视为与你相等、相对的人,你永远都无法得到他的真心。」他几分语重心长地道。 凤翾沉默须臾,忽而看向他问道:「你与那齐怀雪,也是这般?」 不管怎么看,齐怀雪都是被保护的那个人,龙翱则是强势的一方;他们,又该是如何相对相等? 「怀雪?」龙翱怔了怔,才微微笑道:「怀雪只是体弱却不软弱,虽然许多事情他都不懂也无法帮助,然而只有他能够支撑我;时而,他甚至比我更加坚强。」 他顿了一顿,又道:「我与他,都会为对方着想,也尊重对方所想。重要的是,他希望我开心,我也希望他能快乐;是以,凡事令他伤心之事,我绝不为之,反之于他亦然。」 「这,便是你说的对等以待?」凤翾淡淡问道,神色若有所思。 虽不能全然接受理解,但他明白龙翱说的有其道理所在,就如他也明白最开始若非那般强逼于卫无攸,而是用另一种方式,或者今日不至于此。 他知道卫无攸心结于此,然而那件事情即使错了,又怎有办法从头再来? 见他模样,龙翱忽然便有几分犹豫起来了。 凤翾毕竟与他们这些王爷不同,他身为一个帝王,便注定不能独独专宠爱恋于一人,更别提还是一个男子。 他早几年已明白这点,所以当初放弃与凤翾争取皇位并不只为求药,更为了保有最心爱的人儿平安地在身边厮守。 凤翾此时对卫无攸只是初觉情动,尚未爱至深切,或者仍是可以放手的时候。 身为臣子,他或者该劝他放开卫无攸才是,但若如此做了,当年他曾答允了父皇的事情又该如何作数?



《将夜2》里的叶红鱼和李渔,哪个人更让人反感?

我觉得还是李渔更让人反感,虽然她一心为国家着想,也做出过一些保护国家的事情,但是她对弟弟的态度简直太让人反感了。

友情链接